橙湾大学校长点评:2020全球十大时尚并购案

橙湾 2021-01-15

品牌并购,是时尚和奢侈品行业永恒的主题。全球不断扩大并持续演化的时尚消费市场,特别是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的崛起,为头部品牌和“利基品牌”都创造了更广阔的增值空间。

即便在饱受新冠疫情折磨的 2020年,时尚与奢侈品行业的并购活动依然此起彼伏,一些人们耳熟能详的知名品牌在这一年排除万难达成了并购交易。橙湾大学从2020年300多笔品牌交易中,选出了10大最具代表性的并购交易,并附上余燕校长精彩点评。

这十大并购案分别是:

一、法国奢侈品集团 LVMH 与美国珠宝品牌 Tiffany 重启谈判,达成新的收购协议(158亿美元)

二、美国时尚集团 VF 收购美国潮牌 Supreme(21~24亿美元)

三、意大利奢侈品公司 Moncler 收购意大利高端休闲服品牌 Stone Island(11.5亿欧元)

四、欧洲私募基金 Permira 收购意大利轻奢潮鞋品牌 Golden Goose(不低于12亿欧元)

五、加拿大瑜伽运动巨头 Lululemon 收购美国智能健身公司 Mirror(5亿美元)

六、西班牙美妆集团 Puig 控股英国彩妆品牌 Charlotte Tilbury(超过12亿英镑)

七、中国莱恩资本控股英国老牌鞋履品牌 Clarks(注资超过1亿英镑)

八、美国品牌管理公司 ABG 联手 Sparc 集团收购美国经典男装品牌 Brooks Brothers(3.25亿美元)

九、美国对冲基金 Third Point 收购国际退税服务机构 Global Blue(26亿美元)

十、意大利企业集团 Exor 控股中国奢侈品公司「上下」(增资约8000万欧元)

 

一、法国奢侈品集团 LVMH 与美国珠宝品牌 Tiffany 重启谈判,达成新的收购协议

余燕校长点评:

当今,人们耳熟能详的奢侈品牌大多已被 LVMH、开云、历峰等几大集团收入囊中,或者是被牢牢控制在家族手中,可供并购的优质标的,特别是具备全球知名度的独立奢侈品牌越来越稀缺。LVMH 集团虽然坐拥强大的品牌组合和资金实力,但在寻觅理想标的的道路上同样没有太多选择(据传 Chanel 品牌的对外报价不低于 1000亿美元),此次收购 Tiffany 的世纪交易经受住了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而最终达成,就是一个证明。

链接:线上案例课 | 360°拆解 LVMH 对 Tiffany 的收购大案 

 

二、美国时尚集团 VF 收购美国潮牌 Supreme

余燕校长点评:

120年历史的VF集团多次转型和不断壮大的历程就是由一连串的品牌收购交易铺就的。虽然一个是多品牌大型企业集团,一个是特立独行的街头潮牌,但双方并不陌生 —— VF 与 Supreme 都拥有强大的“滑板”基因,前者旗下的 Vans 品牌的崛起就与滑板运动的兴起密不可分,而 The North Face 与 Supreme 也曾多次高调联名。慷慨的报价之外,这种文化与商业上的渊源,或许才是 Supreme 愿意“投怀送抱”的重要原因。

*关于 VF 收购滑板运动品牌 Vans 的经典商业案例,已被收录至橙湾大学教学案例库中。

 

三、意大利奢侈品公司 Moncler 收购意大利高端休闲服品牌 Stone Island

余燕校长点评:

Moncler 的掌门人 Remo Ruffini 是奢侈品行业最富企业家精神的领导者之一,他与 Stone Island 的掌门人 Carlo Rivertti 两人在气质上颇为相似。新冠疫情改变了世界,或许也让这两位意大利人下定决心携起手来,共克时艰,做大做强。

*关于私募投资巨头凯雷退出 Moncler 的经典商业案例,已被收录至橙湾大学教学案例库中。

 

四、欧洲私募基金 Permira 收购意大利轻奢潮鞋品牌 Golden Goose

余燕校长点评:

创立一个新品牌不易,而创立一个新奢侈品牌更难。意大利人的设计天赋和工艺优势,让 Golden Goose 得以独辟蹊径,从激烈竞争的运动鞋和奢侈品市场上脱颖而出。这笔交易从2019年开始洽谈,虽然遇到新冠疫情的冲击,依然顺利在两大私募基金之间交割,足以证明品牌的独特价值。

 

五、加拿大瑜伽运动巨头 Lululemon 收购美国智能健身公司 Mirror

余燕校长点评:

从一条瑜伽裤,到一面“魔镜”,Lululemon 第一次重大收购的标的,不是另一个服饰品牌,而是一家创立仅两年的“健身科技”创业公司。对于经历了几十年高速发展的 Lululemon 而言,如何保持自己在运动健身领域独特的“引领者”地位,顺应新一代消费者生活方式的变迁,实现可持续增长,这5亿美元换来的,是一块大小合适的“敲门砖”。

*关于 lululemon上市历程的经典商业案例,已被收录至橙湾大学教学案例库中。

 

六、西班牙美妆集团 Puig 控股英国彩妆品牌 Charlotte Tilbury

余燕校长点评:

从 Bobbi Brown 到 Charlotte Tibury, 知名造型师创办的彩妆品牌一直都是市场关注的热点。作为香水美妆行业的巨头,西班牙 Puig 集团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依然拍下重金收购一个创办仅7年的年轻品牌,看中的不仅是 Charlotte Tilbury 多年练就的产品力,更是品牌在社交媒体和明星名人圈层中的巨大影响力。

 

七、中国莱恩资本控股英国老牌鞋履品牌 Clarks

余燕校长点评:

2020年,中国企业和投资公司在海外的时尚投资步伐有所放缓。但在李宁公司的资金和管理能力加持下,莱恩资本果断出手,以“白菜价”拿下 Clarks 这个闻名全球的老牌鞋履企业,同时也承担了帮助这艘英国巨轮驶离险滩、重回正轨的艰巨任务。

 

八、美国品牌管理公司 ABG 联手 Sparc 集团收购美国经典男装品牌 Brooks Brothers

余燕校长点评:

在电商大潮和新冠疫情的双重打击下,2020年美国许多传统的服装零售企业宣告破产或摇摇欲坠。其中,就有像 Brooks Brothers 这样代表了许多人职场记忆的经典品牌,尽管遇到了经营困难,但其独特的品牌资产和极高的知名度,让其依然具备了相当的收购价值,而出手相救的,已不再是同行企业或私募基金,而是像 ABG 这样采用创新商业模式的“品牌管理公司”。

 

九、美国对冲基金 Third Point 收购国际退税服务机构 Global Blue

余燕校长点评:

新冠疫情对跨境旅行相关的领域造成了沉重打击,主营国际退税服务的 Global Blue 自然不能幸免。但从长远看,国际旅行终归会恢复正常,人们出境旅游购物的热情也会再次燃起,对冲基金此时出手,或许正是看中了这个千载难逢的低价买进的机会。而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作为一种高效金融工具的流行,也为敏锐的投资者捕捉这类机会创造了便利条件。

 

十、意大利企业集团 Exor 控股中国奢侈品公司「上下」

余燕校长点评:

8000万欧元,对于坐拥数百亿美元净资产的 Exor集团和它背后的意大利百年豪门阿涅利家族来说,并不算一笔巨款,却代表着其深入中国奢侈品市场,迎接未知挑战和机遇的决心。或许,未来我们将看到更多双向资金流动,一方面是中国企业和投资机构投资全球优质品牌,并注入中国能量;一方面是海外资本投资中国本土品牌,获得进入中国市场的通行证,并嫁接全球资源。

*关于 「上下」诞生历程的经典商业案例,已被收录至橙湾大学教学案例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