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湾七期同学探访 Prada 荣宅“多宝阁”展览 (闭展倒计时一周!)

Esther Liu 2021-04-30

Prada(普拉达)正在上海 Prada 荣宅举办的艺术家 Theaster Gates 个展“多宝阁”(China Cabinet)进入最后一周倒计时。

“多宝阁”展览于2021年3月11日开幕,展出至5月7日。上周,橙湾教育orangebay.org第七期高级管理课程班的同学们走进荣宅,探访“多宝阁”,了解艺术家的创作活动,探究奢侈品牌与文化艺术之间的联系。

Theaster Gates 受邀于 Prada 荣宅构思特定场域展览,讲述他对陶瓷的热爱,以及他自身多种身份之间的联系,包括陶艺家、视觉艺术家、表演者、学者、城市规划专家和社会活动家。

艺术家 Theaster Gates 在美国芝加哥生活和工作。他的作品侧重于空间理论、土地开发、雕塑和表演。Gates擅长城市规划和建筑保护,致力于重塑被遗弃的空间。Gates以其对艺术资产的循环利用而闻名,其作品侧重于揭示“事物内部的生命力”。他巧妙颠覆了艺术、土地和人文价值,主张在作品中体现由集体愿景、艺术机构和实用主义所构成的“黑色空间”(Black space)概念。

Gates 任教于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视觉艺术系和哈里斯公共政策学院(Harris School of Public Policy),并任科尔比学院(Colby College)隆德美国艺术学院(Lunder Institute for American Art)特聘客座艺术家和艺术家计划总监。

“从小到大,母亲一直将客厅里的珍奇柜称为她的多宝阁——这是美国的通用说法,将存放小摆设的柜子称为多宝阁(china cabinet)。”——Theaster Gates

Gates 为荣宅这座结构精妙的建筑构思了三幕叙事。随着荣宅的空间渐次递进,场景转换,艺术家本人的角色从访客变为对话者,又化身为宅邸主人。他以博物馆陈列回溯作品本源,进而剖析其作品的经济潜力和创作语境。

第一幕叙事中,艺术家身为荣宅访客,在宴会大厅内以六个展柜阐释其作品主题。在此,访客直面 Gates 作品的核心元素:对材料的再利用和建筑施工技法的运用;对作品工艺和精神文化的借鉴;对非裔美国人社群刻板印象的回击;争取公民权利认可的象征;以及构成 Gates 世界观的杂志、书籍、音乐和电影等档案素材呈现。

这些展柜讲述着个人和社群的故事。在故事中反复出现的陶瓷物件有着非常简单的构图,就如艺术家家庭工作室中橱窗和橱柜的陈列方式。作品被拆分、摆设、静置,等待着成为某个场景的主角。

“Afro-Mingei”是黑人艺术和日本民艺的组合,Gates 曾以此为题创作,探索日本哲学与黑人身份认同的文化交融。他本人也曾在日本学习陶艺。而展柜中的旧砖块等回收材料有助于唤起集体记忆,激发对文化和社会的重新考量。

《我的第一部电影》(My First Film)讲述了16毫米胶片对于美国青少年发挥的作用。这些影片充斥着现实意味和文化偏见,有助于理解不同的成人主题。随着时间推移,知识和思维方式逐渐过时且失去了文化重要性,艺术家借此作为理解批判性知识的一种方式。柜子里放置着站立的黑人人像等不同来源的物品,艺术家让这些物品脱离了它们原本的环境,为它们构建了新的对话空间。

在第二幕叙事中,艺术家化身为对话者。Gates 通过两个部分揭示了他在智识和感知两方面与陶瓷之间的复杂关系。第一部分是陈列在空间各处的艺术作品,风格精确简洁,房间宛如一家中国瓷器店。第二部分表现了艺术家对陶艺工作室的改造,桌子上散落着诸多盘、杯、碗、瓶和其他实用性陶器,以及部分采用相同工艺制作的艺术品。

1918年荣宅扩建时增设了荣夫人卧室和维多利亚风格的日光室,装饰风格极具特色,激发了艺术家创造两个对立空间的灵感,从公开展示和材质工艺两个层面呈现作品。背景音乐贯通两个房间,暗示着艺术家的幽影在两个截然不同的现实空间内的存在和缺席。

Gates 将他的衣服改造成雕塑作品,牛仔布被置于木质底座之上,“我一贯喜好物质之物:时尚、古董、装饰。一个美的信徒。但此时此刻,我从未这般需要质疑自己的浅薄和欲望。我为周遭事物所羁绊而固步自封。这些堆积物是一种干扰”,Gates 说。他通过破坏织物撕裂服装,创造审美体验。物品失去其原本的功能,寓意着脱离消费主义逻辑和对物质商品的过分迷恋这件十字形装置被放在荣夫人日光室的窗户下,从房间最深处望向它,仿佛置身于一间小小的礼拜堂。

在对荣宅建筑的渐进挪用中,我们来到了展览的最终场景。艺术品仿若私宅内的摆设布局,艺术家的身份亦从宾客转化为主人,慷慨地与访客们分享这座无与伦比的宅邸之美。

《贤者石》(Scholar Stone, 2019)和《兔与狐、石与松》(Bunny-Wolf with Stone and Pine, 2020)两件作品展示了艺术家用于研究的材料的多样性,结合了木材、石头等天然材料和青铜、混凝土及沥青等人造材料。对于个人的艺术构思方式和工作形式,艺术家解释道,“这一实践很大程度上关乎材料的重构”,而其研究不局限于材料重构,更试图理解不同辅助物深层次的价值。

对 Gates 而言,陶皿是具有仪式意义的通用物品。房间内展示了一组六件容器,结合古老传统和现代美学,展示了功能性物件和雕塑性物件之间的直接联系,形成一种形式语言,帮助人们实现实用且不乏诗意的生活。

在展览的最后,Gates 展示了装置作品《一些成员生活在天堂》(A Portion of the Team Lives in the Heavens, 2016)。作为展内最富诗意也最隐秘的封闭空间,我们仅能透过玻璃门观赏这件作品 —— 由 10 个釉面粘土类人形雕像组成,是原始艺术和精神主题的结合。

关于 Prada 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及 Prada 荣宅

Prada 掌门人 Muccia Prada 和 Patrizio Bertelli 夫妇是著名的当代艺术收藏家和促进者。Prada 基金会创立于1993年,所涉足的艺术项目囊括当代艺术、哲学、建筑、文学、影像等多种艺术形式。Prada 基金会米兰总部是一座当代建筑与艺术的新殿堂,建筑群由OMA建筑事务所设计,新旧建筑融合,扩展了向公众展示艺术的空间类型。

时装是一门特殊的设计学。它的类型样式——半裙、连衣裙、长裤和外套——来自古老传统,表现形式却可无限更新。作为一家时装公司,Prada 依靠时刻不停的想象为生。建筑亦是如此:它是对藏身之处这一史前即有的概念,利用最新材料、时下技术和正规步骤所做的再创造。两门平行发展又充满反差的设计学是 Prada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品牌核心。从属于私人的时装到面向公众的空间,Prada 持续进行着对于设计语言和设计形式的探索。

荣宅是上海历史名邸,位于陕西北路 186 号,1918 年由中国近代著名企业家荣宗敬购下并改造。荣宅由 Prada 修缮并于 2017 年 10 月重新对外开放,持续举办展览、节目及其它文化交流活动。

访客可通过“PRADA 荣宅艺术展”小程序预约观展。

| 消息来源:Prada

| 图片来源:Prada;橙湾教育

| 责任编辑:LeZ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