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志》对话蒋琼耳:从「中国的爱马仕」,到世界的「上下」

Esther Liu 2021-06-23

“好的设计,是在技术、功能和品味的维度外,融入我们对时间和情感等永恒命题更加深刻的理解。正是这种理解赋予设计超越与融合的力量,跨越时空、跨越东西、跨越古今,跨越传统和科技的分野,成就经典和优秀的作品”,在2021年6月“设计上海 Design Shanghai”的现场,「上下」首席执行官及艺术总监蒋琼耳说道。

「上下」创立于 2010 年,是首批登上国际奢侈品舞台的中国品牌之一。起源于爱马仕集团与蒋琼耳对手工艺传承及当代设计的热情,「上下」从中国文化与美学中汲取灵感,精心呈现雅致创新的产品系列,涉足服装、皮具、珠宝、家俱、家居及个性化订制服务等领域。

在2021年4月的橙湾七期课程中,橙湾师生拜访了位于上海淮海中路的「上下」之家,和蒋琼耳老师面对面深度交流。

过去的十年间,「上下」的一系列创作在世界范围内备受赞誉,在全球多个知名博物馆展出,为多家国际拍卖行所青睐。在商业零售方面,「上下」已在北京、上海、杭州、成都、深圳、苏州、香港、台北和巴黎等城市开设14个零售空间

2020年12月,伴随着欧洲最大的多元化控股公司意大利 Exor 集团的加入,「上下」正在迈向品牌发展的全新阶段。(详见《华丽志》报道:爱马仕旗下中国奢侈品牌「上下」获8000万欧元增资,来自法拉利背后的意大利Exor集团

此次是「上下」品牌首次参与设计类展会。“通过三款空间产品,「上下」以当代设计视角重新塑造了日常生活中的空间场景与细节,透过独特品牌美学呈现全球化趋势下东方主义的创意未来”,如蒋琼耳所说,“「上下」所期望的,就是用当代设计连接起中国灿烂的过去,点亮我们今天和未来的生活”。

在“设计上海“活动现场由「上下」构筑的沉浸空间中,《华丽志》与蒋琼耳展开深度对话,了解品牌发展十年来所沉淀的思考和感悟,并展望未来的「上下」将如何演化。

“把传统的翻译成时尚的”

《华丽志》:「上下」这个名字是怎么诞生的?

蒋琼耳:2010年,我和 Axel Dumas(现任爱马仕集团执行主席)进行过一场为新品牌命名的头脑风暴。当时我在纸上画了一个圆,在我看来,世界、生命和历史都是由一个个圆构成的,上与下,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置换,无限循环。互为倒影的“上下”,暗示着品牌联结传统文化和现代时尚的初衷。

《华丽志》:「上下」产品设计的创意灵感来自哪里?

蒋琼耳:「上下」的创意来自传承至今的东方文化和审美哲学,「上下」的设计可以被称为一种翻译:把传统的、过去的,翻译成时尚的、当代的,为当今所用。「上下」所期望的,就是用当代设计连接起中国灿烂的过去,点亮我们今天和未来的生活。

《华丽志》:可以通过具体的例子来分享一下这种翻译过程吗?

蒋琼耳:比如「上下」的碳纤维家具,我们在设计时融入了榫卯结构,这是中国古建筑和家具的一种结构方式,常见的是传统的木质榫卯,但我们把它运用在碳纤维这样轻盈、坚固的高科技材料上。家具表面则采用了蛋壳漆,用鸭蛋壳的碎片为原料,一片片拼嵌粘贴、反复上漆打磨,形成类似瓷器的独特纹理和色泽。同样的元素,我们也运用在首饰作品上(下图),把这种来自中国古代蛋壳画的装饰工艺和贵金属材质融合,打造符合当代人审美的随身饰品。这些元素并不是「上下」创造的,「上下」创造的是传统文化和现代时尚的对话形式。

《华丽志》:对于文化和文化的商品化,你持什么态度?

蒋琼耳:我认为商品是文化很好的载体。虽然大家平时会去看各种艺术类展览,但这种文化的对话,对某一个主题的讨论受时间和空间限制,是相对短效的。而商品或者品牌可以实现持续的文化对话,消费者随时走进门店,都会发现新的惊喜。当然要做好这种对话,也很不容易。

《华丽志》:那么,对「上下」来说,持续进行文化对话的方式是什么?

蒋琼耳:文化对话不应该止于销售的完成。「上下」真正的DNA是将美学融入生活。以「上下」的长期文化项目之一为例,我们每个月会围绕茶与艺术的主题,举办名为“上下学堂”的茶会,直接和消费者展开对话。3月的主题是“茶与米开朗基罗”,4月是“茶与宋徽宗”,5月是“茶与莫奈”,6月我们正在进行的是“茶与朱德群”。通过学堂,我们邀请参与者沉浸在美的环境中,不断用体验式的文化对话在潜移默化中打开大家的感官,并引发思考。

创业人生:润物细无声

《华丽志》:在创立和管理「上下」的过程中,你有过顿悟的时刻么,是关于什么方面?

蒋琼耳:我的人生没有太多的顿悟的时刻,我觉得整个过程都是润物无声的。人始终处在量变的过程中,量变之后引起质变。我觉得,生命最佳的状态不是大风大浪,而是像溪流一样的,潺潺流水,自然流淌,润物细无声。生命中没有大起大落,是一种幸运。

《华丽志》:你如何看待「上下」和所处时代之间的关系?

蒋琼耳品牌的沉淀需要时间,所以品牌需要超前于时代,否则当你做好的时候,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你了。但也不能过于先锋和时代脱节,领先半步最好。

就像「上下」的诞生,2010 年是一个恰当的时机。如果是在 2000 年,就会太早了,当时中国本土设计才刚刚起步,处在一个不断摸索的过程中。那一年我大学刚毕业,在新天地举办了第一个个人首饰设计展,主题叫“工业浪漫”,创作素材是螺帽、螺母等等,大家觉得风格很前卫,讨论也很多,但现在看来就很平常了。

当时我内心很清楚,自己只是沙漠里的一株草,因为没有别的植物,大家就把你当成了树,但是你千万别把自己真当成树。很多人劝我不要出国,何必去法国,人走茶凉。但我说我如果只做一株草,迟早会枯萎,我必须去学习和成长。有时候一些感性的决定,决定了生命道路不同的方向。

《华丽志》:对首席执行官和艺术总监两个角色,你个人是怎样平衡的?

蒋琼耳:创意、运营、团队和品牌方面的工作,我都做过。我从小住校,无形中养成了独立性。在大学的时候,就和我的老师一起开了一个设计公司。我在实践中学到的,比我课本里学到的多。后来,在瑞安新天地罗康瑞先生的“青年创意创业基金”支持下,我在新天地开了一个品牌店——琼耳唯品店。到2004年前后,我又在上海开了一家1000平方米的创意设计廊。

对我来说,持续的学习心态非常重要,我一直向我身边的人学习。只要你保持良好的心态就可以,一定要知道周围肯定有很多人都比你厉害,每个人身上都有比你厉害的地方,自己虚心一点就行。

全球奢侈品牌阵营中的「上下」

《华丽志》:你如何看待「上下」和其他奢侈品牌之间的关系和潜在竞争?

蒋琼耳:首先我觉得市场很大,现代人在生活中的需求是多元化的,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他们更加注重追求属于自己的多样性,而不是跟风。所以我认为未来的市场足够大,可以承载大家的共同发展。其次,「上下」因为植根于东方文化,有它自身区别于别的品牌的特殊性。再者,生活里面东和西,不是一定要有你我、黑白和对错。「上下」和其他品牌之间不矛盾,我觉得我们之间更多的是互补,是中西合璧,让消费者的生活更精彩,拥有更多的可能。

《华丽志》:从品牌的角度,怎样定义「上下」和爱马仕之间的关系?

蒋琼耳:在「上下」成立的第一天,我们就讨论过这个关系。如果想让「上下」快速取得商业发展上的成功,可能只需要在「上下」后面加上 by Hermès。但是,这个后缀放上去以后是永远拿不掉的,就像纹身一样。所以我们反复权衡,最后大家共同决定不把by Hermès放进去。因为我们相信「上下」和中国文化,它有足够的力量和潜力,因它自己的伟大而存在。虽然拿掉后缀带来的结果可能是商业发展慢一点,但是这样我们就有机会走自己的路。

我认为「上下」和爱马仕是一家人。「上下」的第一个十年是在追求卓越,来自中国的卓越,别人称我们为“中国的爱马仕”;第二个十年,我们要成为“世界的「上下」”,要依靠自己的价值观、世界观,去走全球化的、属于「上下」的道路。就像我们与父母的关系,可能前十年我们在父母身边,学习和接受磨练,但当我们成长到一定阶段,就走在了另一条路上。因为你不会,也无法完全依靠重复父母成功的路径,来实现你自己的成功。

《华丽志》:这一次「上下」展示了中式家居生活的一个全貌。你想传达的信息是什么?

蒋琼耳:对「上下」而言,我们不再刻意强调这是中式还是东方,我们是在分享能够代表「上下」态度和风格的空间与作品。有的人可能认为它很东方,有的人认为很中国,也有人认为它一点都不中国;这个空间你说它是麻将空间还是茶空间,是弈棋室还是书房,其实每个人会有自己的看法和想象。所以「上下」分享的是可能性,不是给出一个标准答案,也不是去定义它是什么风格。

我唯一要把握的是几个定位:至简之美,工艺创新之美,温度之美,留白之美,诗意之美。但这都是抽象的,每个人的感受不同,也会带来不同的解读和演绎。

这就是「上下」,一收一放。设计作品的时候,每个细节是精确的;精确之后又是开放的,是包容性很强的。做设计,放开做是最简单的,收是最难的。做减法,做克制的设计,它才可能是一件有能量的作品。

品牌十年,打破「上下」

《华丽志》:「上下」第一次参与设计上海展会,出自什么想法?

蒋琼耳「上下」积累了十年,正处在从品牌诞生阶段进入品牌塑造与再生阶段的分水岭位置,是时候把我们所探索的品牌精神,在一个更广阔的平台上进行分享。

在品牌诞生的阶段,我们通过产品来承载一种风格,而到了再生阶段,继续演绎这种风格的同时,要塑造的是一种态度(attitude),一种精神。先看到墙后面的东西,找路径去抵达。

一棵树如果没有根,没办法成为一棵茂盛的大树。我们这些年一直在打根基,有了根,我们才可以 be cool,「上下」才可以有这个底气,在新的篇章里,去拥抱和承载更多可能性。譬如这次由 Camille Blatrix 演绎的「上下」碳纤维椅,完全是先锋艺术的作品。

上图:“设计上海”上,「上下」特别发布两款限量新作——「上下」“躲猫猫”艺术家合作限量款碳纤维椅,由品牌携手法国知名装置艺术家 Camille Blatrix 演绎「上下」最经典的家具产品之一“大天地”系列碳纤维椅及碳纤维圈椅,每款限量各10把。

《华丽志》:请讲讲怎么跟 Camille Blatrix 结缘来做这个项目?

蒋琼耳我们邀请艺术家,并不是从风格角度进行考量,而是态度。我觉得 Camille 拥有非常独特的个人视角。他用各种金属工业的零部件制作艺术装置,作为青年先锋艺术家,他的作品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乍一眼可能看不懂,但通过思考,每个人可以从中收获不同的答案和不同的感受。他的态度跟我们想去表达品牌新篇章的态度是吻合的。

对于艺术家的跨界合作「上下」并不设限,我们交给 Camille 两把椅子,邀请他的艺术与「上下」的碳纤维椅进行一个合作、一场对话,此外全是自由的。作品的英文叫作“Shades of the Things to Come”,“即将到来的事情的影子”,我们中文把它翻译成躲猫猫,和影子躲猫猫,和未来的生命躲猫猫,每个人会有自己的解读。

就个人而言,从现在开始我要破戒,打破自我,打破「上下」既定的刻板印象。「上下」像蚕,前十年在吐丝结茧,现在到了破茧新生的时刻。不破不立,只有破茧,才有可能让「上下」成为蝴蝶,拥有不一样的天地。

丨图片来源:「上下」

丨责任编辑:Maier